首页 > 网络融媒体中心 > 资讯 >

钱锦宇:从疫情防控反思全球公共卫生危机治理

2021-02-09   来源:五洲传播中心

分享:

当前,新冠肺炎疫情仍在世界蔓延,各国政府对疫情防控越来越重视,采取的措施也越来越有效,通过全球治理应对疫情的呼声也越来越高。这次疫情给人类社会带来的冲击是巨大的,它迫使人们对如何及时有效地应对全球公共卫生危机进行反思。今天,我们非常荣幸地邀请到西北政法大学人权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钱锦宇老师,跟我们一起分析一下,这次新冠肺炎疫情给全球公共卫生治理带来的启示。

  嘉宾:钱锦宇,西北政法大学人权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

  采访:中国人权网 贾璞玉

  时期:2020年11月17日

  中国人权网:当前,新冠肺炎疫情仍在世界蔓延,各国政府对疫情防控越来越重视,采取的措施也越来越有效,通过全球治理应对疫情的呼声也越来越高。这次疫情给人类社会带来的冲击是巨大的,它迫使人们对如何及时有效地应对全球公共卫生危机进行反思。今天,我们非常荣幸地邀请到西北政法大学人权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钱锦宇老师,跟我们一起分析一下,这次新冠肺炎疫情给全球公共卫生治理带来的启示。钱老师,您好!

  钱锦宇:你好!

  中国人权网:钱老师,您认为这次新冠肺炎疫情暴露出全球公共卫生治理存在着什么样的风险呢?

  钱锦宇:确实如你所言,这次的全球新冠肺炎疫情,是在全球风险社会中的一场巨大的公共卫生危机。现代化的推进,一方面在塑造着一个更加便捷、更加丰富、更加幸福的社会状态,但是另外一方面,现代化的过程本身就在蕴含和催生着一种现代化的风险。从切尔诺贝利的核灾难,到日本福岛的核泄漏,从美国的22万吨级的卡迪兹原油运输船的原油泄漏,到印度博帕尔的农药加工厂的毒气泄漏,这样大规模的区域性的风险来看,现代化的推进并没有一劳永逸地解决人类社会面临的各种风险。相反,它还酝酿着或者催生了一些新的风险,我们把它叫现代化风险。

  本次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化加速的进程之下呈现出来,可以说是一种比较典型的全球风险社会中的一种现代化风险。这次新冠肺炎疫情的暴发,不仅对于全人类的生命和健康造成极大的威胁,同时对全球的政治、经济等等产生了严重的冲击。在应对这一次的新冠肺炎疫情的全球暴发过程中,全球各个国家的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都受到一次考验,对于我们的公共卫生防控体系和能力也是一次检验。

  但在这次检验过程中,我们发现全球公共卫生治理体系和能力还存在着诸多的问题。

  首先,我们可以看到的是保障不力。尽管中国取得了举世瞩目的防控成效,但是全球性的公共卫生保障或者防控体系保障不力这个现象很突出。截止到11月16日,世界卫生组织公布:全球的确诊病例已经达到5400万,死亡病例已经超过130万,这是第一个风险。

  第二个风险就是全球公共卫生防控系统存在着运行不畅。为什么会这样呢?一方面,由于世界各个国家经济社会发展水平不同,政治体制和政治发展道路不同。(另一方面,)防控的理念和策略、措施不同,医疗资源的有效供给程度不同。这就带来全球性的新冠肺炎疫情的防控实效呈现出一种不均衡或者不平衡的态势。各个国家表现是完全不一样的。比如说,我前段时间出差回来,出租车司机和我聊起新冠肺炎的防控,他说:“这次全世界的新冠肺炎疫情的暴发和蔓延,让我真正感受到了社会主义真正把人当人,资本主义真正把钱当钱。”我说:“何出此言啊?”他说:“咱们国家这个检测费用、治疗费用,老百姓完全可以承担,甚至有的地方是免费的。在资本主义国家,像美国,基本上普通民众是承受不起的。”他这个话给我印象很深刻。

  第三个问题就是我一直很关注的防控理念,会带来的一些结构性的问题。其中一个结构性问题就是对全球公共卫生防控体系的冲击和弱化。因为在不同的防控理念之下,各个国家的疫情防控的实效不一样。有的国家防控实效很弱,甚至是很差,迫于国内的压力,它可能就要不断地甩锅,找替罪羊。世界卫生组织就变成了一个替罪羊,以世界卫生组织为首的全球公共卫生防控体系的权威性、主导性,不断地受到质疑和削弱。

  中国人权网:当前,全球疫情还没有得到有效地遏制,在一些国家和地区甚至出现了第二波疫情,这也说明了全球卫生防疫存在着很多困难,治理困境也凸显出来。那么,全球公共卫生治理体系具体面临着什么样的挑战呢?

  钱锦宇:全球卫生防控体系,它的核心或者它的主导者是世界卫生组织。世界卫生组织的宗旨在它建立的时候就很明确,是推进传染病的防治和地方病的防治,这是它的宗旨之一。但是很遗憾的是,在制度设计的时候,并没有赋予世界卫生组织有实现上述宗旨的权威和权力,不仅没有获得,在部分国家甩锅的情况下,在不断污名化的情况下,它的这种权威和权力还在不断地被弱化,这是面临的第一个挑战。

  第二个挑战从制度供给的角度来看,面对全球性的疫情蔓延、疫情暴发,以联合国为代表的国际规则的供给者,能否提供有效的、充分的应对全球疫情防控的国际法的框架和体系,这是我很关心的一个问题。而现在的实践效果来看,没有提供全球规模的协调防治和联防联控的制度体系,缺乏合法性的行动依据。

  第三个挑战还在于理念。这可能才是至关重要的,为什么这样讲?因为,理念是行动的先导,全球公共卫生危机的防控能否取得实效,关键在哪?关键在于是否有有效的行动,而这个有效的行动源自于什么呢?有效的理念。但是,很遗憾的是,目前由于各种因素,不仅是疫情本身的因素,包括经济社会发展的因素,包括政治意识形态的因素的干扰,全球范围内还远远没有达成关于全球防控的一致的理念和认识,我觉得这是个大问题。从中国的联防联控的策略,到美国和部分西方国家的“群体性免疫”的策略。从中国的健康码政策,到美国或者部分西方国家的“无口罩运动”。大家一定注意到,最近美国围绕总统大选爆发了大规模的游行示威,在游行示威中很少有戴口罩的。防控理念归根到底是什么呢?还是在于是否对人的生命健康有足够的尊重和切实的保护,是否对科学有足够的尊重和遵循。实际上,背后是这样的一个问题。

  中国人权网:您认为如何能切实推进全球公共卫生治理走向深度合作呢?

  钱锦宇:我们应该对焦在面临的风险和挑战是什么。如果说我们从主体到行动,到制度,到理念都存在着改进的空间的话,我想可以从这几个角度去探讨。

  首先,还是理念的问题。要切实地取得全球抗击疫情的实效,首先要达成一致的理念,而这种理念必然是以科学和对人的生命健康和尊严的尊重为基础和起点的。在这样的基础之上,首先要否定那种排斥合作共赢、排斥科学防疫的观念,表现在国际政策中就是单边主义,以及逆全球化或者反全球化的理念。在这个基础之上,我们应当寻求能够有利于合作共赢、多元共治、合作分享,或者说共同分享合作所带来的红利的治理模式。那么,这样的模式需要什么样的理念指导?在现有的国际治理的理念之中,我们国家提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应当是具有积极意义,而且是重大积极意义的。

  从制度角度来看,应当是在捍卫国际组织的权威和提升它的有效性权力的前提下,推进制度供给。那么,这个制度供给的对标是什么?就是有效地推进协调防疫和合作抗疫的国际法的制度体系。我们说在全球防疫过程中有法可依,这个“法”首先是国际法。

  从行动上来看,有国际法的依据,在这个依据之下,有效地推行全球范围内的联防联控。

  新冠肺炎疫情作为一种现代化风险,它本身的一个特点是什么呢?全球性。在全球化的今天,现代化的风险之所以被称为现代化,就是它的全球性。一次污染不是一个小区域的污染、小面积的污染,比如说原油泄漏,比如说核辐射,这些都是全球性的问题,新冠肺炎疫情也是这样。所以,我们需要一种全球性的视角,全球性的制度,全球性的制度的供给和实施来保障。

  最后一点就是在全球疫情防控过程中,不断推进政治互信。不要把疫情防控过度地意识形态化和政治化,这种做法是极其错误的,最终受损的将是全人类。要秉持一种负责任的态度,一种国家态度,一种文化态度来看待疫情防控,在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主导之下,推动合作共赢的防控模式、防控行动,实现全人类的幸福生活。

  中国人权网:人类终将战胜疫情,但重大公共卫生突发事件对人类来说不会是最后一次。新冠肺炎疫情以一种特殊形式告诫世人,人类是荣辱与共的命运共同体。重大危机面前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独善其身,团结合作才是人间正道。历史和现实都告诉我们,只要国际社会秉持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坚持多边主义、走团结合作之路,世界各国人民就一定能够共同携手应对各种全球性问题,共建美好地球家园。

上一篇:陆海娜:积极应对疫情影响 强化稳就业举措
下一篇:最后一页

五洲播报
影视资讯
图书资讯